<span id="lvl1b"><i id="lvl1b"><mark id="lvl1b"></mark></i></span>
<th id="lvl1b"><form id="lvl1b"></form></th>

          <rp id="lvl1b"><big id="lvl1b"><th id="lvl1b"></th></big></rp>

          <address id="lvl1b"></address>

          <track id="lvl1b"><progress id="lvl1b"></progress></track>

            <sub id="lvl1b"></sub>

            <address id="lvl1b"></address>

            <track id="lvl1b"><big id="lvl1b"></big></track>
                当前位置:首页>>企业文化

                程阳锐:严谨严肃 精益求精

                文章作者:   文章来源:中国五矿集团有限公司
                2018-11-29
                字体:【】 【打印颜色:

                程阳锐,中共党员,硕士研究生。2012年从太原理工大学毕业后,进入长沙矿冶院海洋所,现任长沙矿冶院海洋所所长助理、水下装备部部长。

                用数据说话

                工作中,程阳锐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科研要用数据说话”。集矿车(鲲龙500)属于研制产品,组装过程中出现了很多大大小小的问题。在每天的工作总结阶段,各部件负责人都会针对各自部分出现的问题进行总结,其中有个别人员在汇报中提出了很多问题,但问题的描述多是“可能”“也许”“大概”……这时的程阳锐会变得非常严肃:“我们是科研人员,?#28304;?#38382;题不能仅仅停留在表面,要用数据说话、用事实说话,每一个问题都必须要?#19994;?#28145;层次的根本原因。不然,稀里糊涂地造出来一辆车,各种问题层出不穷,怎么去海试?”面对一些人的不理解,程阳锐说:“?#28304;?#25216;术问题,我绝不能变通。这是对整个项目负责,也是?#28304;?#23478;负责。今天我们自欺欺人,明天大海就会惩罚我们。”

                忘?#19994;?#24037;作狂

                在同事眼中,程阳锐是个“工作狂”。在“原位测试仪?#27605;钅科?#38388;,从立项到设备出海仅有不到40天时间,期间要完成方案制定、详细设计、设备研制及实验室试验等诸多工作。在最紧张的详细设计及总装调试期间,他每天都工作到很晚,一遍又一遍地?#30805;?#22270;纸、校核参数。最终,“原位测试仪”研发项目成功搭载“蛟龙号”完成了海上试验。

                海试的时间非常宝贵,每一步操作都要求程序化、标准化。集矿作业车在第一次下水测试完成后,指挥部决定对控制方案进行优化,但是海试天气窗口就2天,所以务必在第二天集矿车下水前完成方案优化以及对应的操作方案调整。与测控人员讨论?#27599;?#21046;方案后,程阳锐便着手对操作流程、路径控制节点一遍遍地进行修改、验证,最终在凌晨4点多完成试验操作手册,确保?#35828;?#20108;天的海试顺利进?#23567;?#20165;休息两个小时,程阳锐又准时参加了当天七点钟的早会。

                不讲情面的项目经理

                程阳锐在工作时不给任何人留情面。集矿车研制过程中,各参加单位必须按照既定时间完成对应任务。然而其中一个合作多年的参与单位,在任务的执行过程中出现了任务进度延迟的情况,甚至还毫不在意地表示:“纵向课题时间推迟是正常情况,延迟一点?#36824;?#31995;……”程阳锐严厉地指出?#30805;?#26041;的过失和对整体进度的严重影响,要求其必须在规定时间内把进度赶上来。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也有人?#26696;?#31243;阳锐说不要得罪人,但他做不到,他深知这是工作,如果他这么做了,项目的进度只会一直延误下去。

                汗水浇灌成功之花

                鉴于以往的优秀业绩,程阳锐成为了长沙矿冶院乃至集团公司海洋业务最重要的项目“面向海试的多金属结核集矿系?#24120;?#40114;龙500)研制与集成”的项目经理。程阳锐在高兴之余,更多的是深知肩?#31995;?#23376;的沉重。

                虽然在实验室试验阶段集矿系统运行稳定,各项指标均达到了设计要求,但程阳锐知道,大海才是检验项目是否成功的唯一标准。他常说:“无论我们克服?#30805;?#23569;困难、经历?#30805;?#23569;艰辛,海试不成功,都?#21069;?#36153;。”

                为确保海试的成功,程阳锐每天守在试验场,看着问题一个个出现,然后想办法一个个解决。设备上船后,他一直处在作业一线,因为他知道只有他最了解设备的状态及脾气。他指挥大家一步步地开始组装,直至完成整机组装并通电调试后,悬着的心才有些许?#21442;取?#22312;海上试验阶段,程阳锐担任试验组组长及多金属结核集矿作业车(鲲龙500)主驾驶,设备入水后,试验操作控制的重担就落到了程阳锐肩?#31232;?#20182;到现在仍然清楚地记得,在操作过程中因极度紧张,休息时竟然紧张到差点无法行走。

                经过大?#19994;?#20849;同努力,最终采矿作业?#20826;?#21151;地完成了各项指标,在我国南海画出了一颗中国星,我国深海多金属结核采矿技术也由此进入国际先进水平行?#23567;?/p>  

                 

                 

                版权所有:中国五矿集团有限公司 2007年-2010年  京ICP备05017583号  京公网安备110401300101号  隐私与安全  法律声明  
                运维单位:中国五矿集团有限公司信息中心   我来?#26469;?/font>    投资者   求职者   传媒者   同业者   浏览者
                香港六合心水图

                <span id="lvl1b"><i id="lvl1b"><mark id="lvl1b"></mark></i></span>
                <th id="lvl1b"><form id="lvl1b"></form></th>

                        <rp id="lvl1b"><big id="lvl1b"><th id="lvl1b"></th></big></rp>

                        <address id="lvl1b"></address>

                        <track id="lvl1b"><progress id="lvl1b"></progress></track>

                          <sub id="lvl1b"></sub>

                          <address id="lvl1b"></address>

                          <track id="lvl1b"><big id="lvl1b"></big></track>

                              <span id="lvl1b"><i id="lvl1b"><mark id="lvl1b"></mark></i></span>
                              <th id="lvl1b"><form id="lvl1b"></form></th>

                                      <rp id="lvl1b"><big id="lvl1b"><th id="lvl1b"></th></big></rp>

                                      <address id="lvl1b"></address>

                                      <track id="lvl1b"><progress id="lvl1b"></progress></track>

                                        <sub id="lvl1b"></sub>

                                        <address id="lvl1b"></address>

                                        <track id="lvl1b"><big id="lvl1b"></big></track>